CAR-T疗法“挑战”非霍奇金淋巴瘤
来源:健康报 作者:邱浣敏 王潇雨 程守勤 浏览:754次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7日

44岁的希腊人扎卡赖亚斯,10年前患非霍奇金淋巴瘤,在治疗陷入绝境时,通过一个临床试验在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液科重获新生。最近,他已出院返回希腊,两个月后将回来复诊随访。

陷入窘境,

参与临床试验结缘苏州

扎卡赖亚斯曾是一名健身教练,2007年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历经各种治疗但病情却在不断恶化。去年11月,他出现了腹痛加重并伴有呼吸困难,当地医院进行腹部穿刺后引流出6升左右的牛奶色乳糜样腹水。在当地医生看来,扎卡赖亚斯陷入了山穷水尽的窘境。

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CAR-T细胞免疫疗法被寄予厚望。该疗法目前仍基本处于临床试验阶段,仅美国在2017年批准其用于白血病治疗,但单疗程治疗费用高达80万美元~100万美元。

在希腊没有更好的疗法,而美国治疗费用又太高,扎卡赖亚斯与夫人便把视线转向了国际上其他医疗单位。

临床试验汇聚最前沿的治疗手段。扎卡赖亚斯和夫人浏览国际上最大的临床试验注册网站临床试验(clinicaltrials)时,看到了苏大附一院血液科所注册的CAR-T治疗淋巴瘤的临床试验相关信息。扎卡赖亚斯了解到,目前在中国CAR-T细胞制备是免费的,仅收取治疗费用。而且中国在血液病治疗领域的成就已逐步得到国际认可。他们立即与该血液科李彩霞主任和陈佳医生取得联系。

在10余封往来的邮件中,扎卡赖亚斯和爱人得知,苏大附一院血液病团队在细胞治疗方面的成果频繁见于国际会议和期刊报道。“尤其是得知干细胞移植的例数已位列全球前五,移植疗效在欧洲的对照研究中证实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时,我们决定飞往中国寻找希望。”他们与研究团队沟通了病情、试验入组标准、治疗方案和相关风险及在苏州治疗期间的注意事项等,并在血液科团队的帮助下顺利获得了签证。今年1月15日,他们来到中国,住进了苏大附一院血液科病房。

两个半月治疗,

凶险病情转危为安

第一次见到扎卡赖亚斯,治疗团队惊呆了。李彩霞回忆说:“由于腹腔内多发的巨大肿块伴大量腹水,患者肚子巨大,看起来犹如怀上了双胞胎。更严重的是,腹腔压力持续升高,导致膈肌抬高进而压迫肺脏,患者已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

该院血液科主任吴德沛、李彩霞当即集结团队,为其进行详细的治疗前检查,并与扎卡赖亚斯及夫人充分的沟通、讨论病情,制订详细周全的治疗计划。

治疗并非一帆风顺。扎卡赖亚斯曾多次因病情加重被下病危通知书。最严重的一次,由于淋巴瘤引起的免疫功能低下,肺部感染一度导致感染性休克,血压最低时只有59/38毫米汞柱。

治疗团队果断在预防并发症的基础上进行及时干预,并争取到了实施CAR-T治疗的最佳窗口。由于腹腔压力较高,引流管放置的皮肤切口处敷料经常被渗液浸湿,医生和护士每天要进行数次换药,并密切关注其生命体征和病情变化。

CAR-T治疗是一项具有相当风险的治疗手段。吴德沛多次组织医疗、护理和实验室检测人员,讨论制订监护计划与应急方案,时刻监测病情变化,及时处理发热等并发症……经过两个半月的精心治疗,扎卡赖亚斯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及明显好转,各项指标都在一步步趋近正常,且治疗费用仅50余万元。

扎卡赖亚斯说:“中国医生个体化治疗方案让他印象深刻,科研水平非常厉害,国际化水平也很高,医生护士和我的交流与沟通都毫无障碍,而且感激他们在生活上的照顾。”在该科室治愈的白血病患者陈霞建立的“爱心站”里,志愿者们还免费承担为扎卡赖亚斯和夫人提供定制餐饮的工作。

据了解,扎卡赖亚斯已不是血液科收治的第一位外国患者。该院血液科还接收过来自叙利亚的住院患者和美国的门诊患者,还接到过来自西班牙、埃及、荷兰、印度等国患者的咨询。该团队2017年共完成CAR-T治疗170余例,其中淋巴瘤亚专科团队治疗29例,有效率达60%~70%,与国际水准一致。